同时

2018-06-24 20:41

熟悉烟台京剧历史的人一定会对当年盛极一时的京剧码头和“梅花奖”记忆犹新。当年的烟台京剧,不乏名角更不缺京剧人才。无论是出访东欧还是东南亚,他们所到之处,都饱受赞扬。可随着时间流逝,那些“老人”或以过世,或已到退休年龄,从那以后,想在全国舞台上看到烟台演员的身影,就是难上加难。人才短缺,已经成为京剧码头振兴的最大危机。

见闻:国粹没落?京津沪并未如此

长时间沉寂的京剧码头——烟台终于在5月5日迎来好消息。应该层层选拔,青年演员王燕如愿登上了“2015炫彩青春——全国京剧院团优秀青年演员交流展演”的舞台。要知道,这场由天津市文化广播影视局和天津市文学联合会主办的赛事是六届以来,首次邀请京津沪以外的演员参与。

与柳继东聊起烟台京剧振兴的举措,他用了六个字概括“请进来,走出去”。

以现在的烟台京剧院来说,以王燕、李敏为首的青年旦角已能走上舞台中心,担纲重任,但其他行当依然靠着“老人”在苦苦支撑。记得烟台京剧第一次“走出去”时,由何冠奇挂帅的红色经典演出在威海获得满堂彩,但在后台,很多人对青年演员的功底提出质疑——“应该练练功了,看看现在胖的”。

而记者也了解,在京津沪三地的演出市场,京剧演出占据很大比重,现场也很火爆。“就连后台打扫卫生的大姨都能讲出谁唱的好,谁的功底不行。”王燕说:“此次在天津,给我最大的感受还有就是台下的观众,不光只有老年人,还有中年和孩子。”而当年烟台戏迷在丹桂剧院门口拿着小板凳排队买票的盛景却再也见不到了。

戏曲学习讲究口传心授,“口传”没有问题,那么心授就需要青年演员的自律和担纲。

其实,前几年,王燕就已经崭露头角。师从著名表演艺术家李美云的她,2007年拜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董翠娜、张学浩门下,成为张派“第三代”传人。2012年获由中央电视台举办的第七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奖赛“铜奖”,2014年10月,又在“第五届全国红梅大赛”中荣获“金奖”……

担忧:人才短缺,码头的最大危机

很多人把京剧人才断层归结于国粹的没落。而这一现象,在京津沪似乎并未出现过。“我被排在了最后一场,可看着台下观众,真有点不敢演了。他们太懂戏了。”据王燕介绍,交流展演现场可以容纳上千名观众,“一票难求。”

的确,京剧发展需要“请进来”,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烟台之所以一度与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城市齐名,离不开一批批名家精彩的演出。谭鑫培、孙菊仙、余叔岩、高庆奎、马连良、谭富英、杨宝森等约250位各个流派的京剧名家都曾在烟台登台献艺。这些梨园精英,有的成名前长期在烟台苦心孤诣,把烟台作为自己的艺术摇篮;有的多次来烟献艺,将这里作为展现本领的舞台。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5月5日的天津。以《春秋配》中的姜秋莲亮相的王燕得到了以天津市京剧院院长王平为首的众位评委的一致好评。“言行大方、嗓音嘹亮、扮相俊美、字正腔圆”是给予王燕的褒奖。

“走出去”,只有登上更大的舞台,才知道自己的水平到底多高,“只要发现好苗子,我们就会鼓励并创造条件,让他们去北京、上海等地深造,毕竟只有走出去,才能获取更多。”

“这对急需新人涌现的烟台京剧是好事,同时,也需要静下心来思考一番了。”市京剧院院长柳继东面对记者,说出了心中忧虑:“烟台老一辈京剧人做出的成绩有目共睹,可当下的京剧码头,却面临人才断层的危机。”

“京剧码头需要年轻人的身影,京剧码头更需要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担纲重任。”柳继东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