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花鸟鱼虫到小猫小狗猛禽巨兽

2018-09-19 14:18

500狗大救援中获救的犬只大多身染细小病毒和犬瘟,甚至还有肝炎,其中还有数只怀孕母犬,这些病犬、孕犬是人类完全不能食用的,这是一个基本科学常识。然而狗贩子却长年累月地将一车车身染瘟疫乃至怀孕的犬只送上大众餐桌,毒害消费者!狗贩如此行径完全是赤裸裸的图财害命。难道要等到东北像广州一样——吃果子狸导致爆发sars的程度,才能杜绝有毒犬肉上餐桌吗?回想那些死于sars的人们,我们不是心有余悸吗?

xx年4月15日,近千名志愿者在京哈高速漷县出口救下了520只将被运输到东北地区宰杀的犬只,此事经过微博和各大媒体的报道,引发了一场关于动物保护的争论风暴,其中反对救狗者提出次数最多的两个质疑是:

2.人都缺救助还有闲心去救狗?

庖丁解牛——讲的是一位技艺高超的厨师一边给牛唱着歌,一边用高明的刀法在牛毫无痛苦的情况下令其安然离世。庄子评价庖丁出神入化的技艺时用了一个中国文化中最高的赞扬称谓——道。

救助流浪动物,坚决反对虐待虐杀动物具有崇高的社会价值,也是衡量一个国家的社会文明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准之一。

当今世界,任何一个社会文明高度发展的国家都有明确的法律严禁虐待虐杀动物,无论是对野生动物、家养宠物还是畜牧养殖供以食用的动物,都是严禁虐待虐杀的。为什么要立法反对虐待虐杀呢?虐待、虐杀生命的行为是人类的一种精神变态表现,其恶性作用对社会文明的发展及其不利,对人类社会的正常生活危害之大难以估量。试想我们的孩子对生命被杀戮的血腥场面麻木不仁,那这个社会将变得多么恐怖!很多心理学家都说过,让孩子们从小饲养宠物,是培养孩子爱心、耐心、宽容和责任感的最佳方式,可见反虐待虐杀动物收益的不仅是动物,更是人类社会的公序良俗,是健康社会赖以存在重要的精神基础。

当您走在故宫博物馆绘画馆的时候,您看那栩栩如生憨态可掬的飞禽走兽是多么动人可爱!它们千年来陶冶了无数国民的情操,将祥瑞美好的祝福送进了千家万户,令仁爱与天人合一的美德智慧传递给一代代中国人,让善良的种子永驻人心。

中国的国画享誉世界,国画的一个重要题材就是各种自然生灵,从花鸟鱼虫到小猫小狗猛禽巨兽,它们是中国传统文人墨客艺术创作的缪斯女神。

这一幕让我们看到了充满爱与正义的美好人性与丑恶魔鬼的较量!

救狗是挽救人的善良天性——可能听起来牵强附会,其实此话一点不为过。

将围猎时驱赶动物的方式上升为礼仪法度的水平,说明华夏先人对动物是充满平等、仁爱之心的。对于屠宰牲畜,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崇奉的方法就是庄子笔下的“庖丁解牛”。

时光穿越千年,在当今中国庖丁的道消失了,可在欧美一些社会文明高度发展和规范的国家又再次实现了!纵观这个东西方文明认识的现象,虐待虐杀动物在时下中国如此嚣张,难道不令我们这些活着的炎黄子孙汗颜吗?

1.吃狗肉有什么错?

显而易见——救狗命就是在救人命。

中国,拥有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我们的先民对于禁止虐待虐杀动物早有明确的法令法规:汉武帝颁布法令禁止春秋狩猎,危害动物交配繁殖。大唐明相魏征向唐太宗提出“十思”建议时说到:“三驱,网三面,留一面。”意思是说:三驱之礼是皇帝狩猎是对飞禽走兽的礼法,是体现仁爱之心的法则,皇帝打猎时将三面驱赶,放开一面,进来的野兽,凡面对皇帝直冲过来的,一律放走;凡是背朝自己的,在它不知觉的情况下才可射杀。因而中国才有了人人皆知的成语“网开一面”。

请记住,禁虐生灵,不仅是对非人类生命的人道主义精神,更是对我们的生命和灵魂救赎。

救狗不是闲心,因为救狗就是在救人——挽救人的生命,挽救人的善良天性!

人,您都可以吃它们了,何苦还要虐待它们呢?!它们流血流泪,将自己的血肉之躯都给人了,难道一点点临终关怀都不能得到吗?什么样的“人”心是这样的狠毒……

禁虐生灵,一个毋庸置疑的话题,一个社会文明高度发展的国家必须执行的一般行为规范。

4.15京哈获救犬都遭受了可怕的虐待,它们像沙丁鱼罐头一样被关在没有食物和饮用水的笼子里,忍受着酷热和恐惧;它们身上伤痕累累,有的甚至被人用铁丝在脖子上剌出来近半尺的伤口,白肉翻出惨不忍睹;车厢内有被踩死的数十只刚出生的幼犬,它们的母亲不知道孩子已经惨死,还在剧烈摇晃的车上努力用身体保护着自己的孩子;有的母犬因为在恶劣的环境下生产,导致子宫脱落,血淋淋地子宫垂挂在体外;有的犬只死在车上被踩踏得血肉模糊不能辨认……运狗车上一片惨绝人寰的景象,狗儿们在血污中哀鸣冲天,所见者无不动容,失声痛哭,其情其境人神共愤!志愿者哀求狗贩子释放被虐狗只,狗贩铁石心肠,拿着所谓的检疫合格证明坐地要价15万,有的志愿者哭着跪下祈求狗贩放狗,狗贩不但无动于衷而且更加变本加厉大呼救助者是违法救狗,天理昭昭人性何存?!

吃狗肉不犯法,吃狗瘟谁敢呢?

经过长达十几个小时的交涉,狗贩最终以11.5万人民币的价格将饱受摧残的狗儿们卖给了中华慈善总会上善动物慈善基金和乐宠控股有限公司。

我国在救助流浪动物及反对虐待虐杀动物方面长期处于一种民间援助模式,虽然这些年来国人不断通过各种媒体痛斥虐待虐杀动物的恶行,不断在社区中自发的救助流浪动物,但情况并不容乐观,特别是一些救助机构资金严重缺乏,令救助行动举步维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