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种情况下

2018-08-19 14:20

不久前,有日媒披露称,日本海上自卫队(以下简称日海自)的“苍龙”级潜艇曾跟踪前出第一岛链的中国海军舰队长达14天之久,而一直都未被发现。那么,日本水下舰队对日本防务有哪些重要性和独特性,它们会对中国海军和海上安全构成怎样的威胁,中国海军需要怎样反制,本文将提供给读者一家之见,仅供参考。

潜艇在日本防务中的重要性

图注:日本海上自卫队“苍龙”级潜艇“白龙”号

其次,潜艇部队是确保海洋控制所必需,海洋控制是日本这样一个岛国的关键所在。日本需要通过海上贸易来获得所需的大部分资源,99.6%的石油、96.7%的天然气和100%的煤炭、铁矿石都是通过海洋贸易进口的,对海上航运的依赖程度极高。

日海自担心,一旦战争开始,中国可能会以与日本采用类似的理念,即派出和使用潜艇。每一方都应该采用潜艇来消灭对方的潜艇,或者在敌人前进的水道上布雷来阻止其机动自由。因此,日海自计划建立局部海上控制工作,包括:对中国潜艇从其基地至日方重要港口和海峡的航行路线进行研究;熟悉预期交战区域的海洋地理特征;制定并更新海床资料和防御性布雷计划等。此外,一些海峡太宽,用潜艇难以控制,因此用潜艇实施阻塞点控制将是一场包括空中和水面力量在内的联合作战。

潜艇作战一般分为大洋(蓝水)和濒海(绿水)作战两种。由于大洋作战的特点,导致蓝水作战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个体潜艇的性能。然而在濒海作战方面,海床范围由浅至深,且靠近海上交通线和渔场,环境嘈杂、拥挤而复杂。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中作战,对环境的熟悉程度的重要性要超出每艘潜艇的性能。日本潜艇必须能够应对这两种类型的作战环境。

构建一体化反潜网络

而从潜艇的性能特点来看,它们显然特别适合要求隐身和维持力的情报、监视与侦察行动。因此,由潜艇实施的情报、监视与侦察活动,有助于实现更高的海上战略目标,不仅是日本海军部队监视邻国海军动向的重要任务,对其盟友来说也非常重要。因此,日本海上自卫队潜艇部队的作战价值,除了确保自身领海和运输线的安全外,还通过情报、监视与侦察任务来满足更高层次的海上战略目标。

除了保持潜艇换代的速度和潜艇部队的战备,日海自还准备进一步增加潜艇部队的数量到22艘。冷战期间,日海自的16艘潜艇是用来对付苏联太平洋舰队的,封锁四大海峡:宗谷、津轻、对马和大隅海峡。其作战需求是,在每个海峡能够部署一支潜艇分队,并可以自我维持,其重点是日本海,其次才是中国东海。但现在随着对中国海军能力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担心,前沿已经转移到西南,即中国东海,甚至南海。换句话说,使用潜艇的作战理念已经改变,不再是以前的线性防御(阻塞点拦截),而且是区域防御(区域拒止)。

面对日本潜艇在东海、南海方向构筑区域拒止的严重威胁,中国军队需要发挥多方联动、协同作战的理念,构筑立体、多维度的搜潜、猎潜作战一体化指挥网络。这种一体化网络要综合海军各个平台的侦察情报来源,形成一个“云”信息平台。

说潜艇对日本的国防战略非常重要,至少有三个主要的原因。首先,潜艇是实现地区军事力量平衡最好的装备之一,特别是在海上力量方面。潜艇在军事上的优越性并没有因为科技的发展而有所改变,最新兴的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包括无线电、光学和通信技术的进步,对水下作战的影响甚微。潜艇在深水中实施作战仍然不受这些技术的影响。因此,尽管其邻国的军事力量持续快速增长,潜艇部队仍然是日本应对周边的安全环境、实现平衡和稳定最可行的军事资产。

周边地形

日本周边有3个边缘海,都与重要的海峡连接。海峡往往是重要的海上咽喉,对潜艇来说是一个重要的作战区域。对马海峡是朝鲜海峡的一部分,是中国东海和日本海之间的主要通道。这个海峡长222千米。其最窄处有41.6千米宽,最深处为129米。韩国东海岸、日本西部和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之间有大量的船只往返。津轻海峡位于日本北海道与本州岛之间,连接北太平洋与日本海。这个海峡长100多千米,最窄处20千米宽,航道最深点521米。大隅海峡是连接中国黄海和中国东海到太平洋的主要水道。宗谷海峡连接日本海与鄂霍次克海。其最窄处有42千米宽,其深度是30~60米。监控这几个海峡,就可以确保对邻国海军动向和战略态势的了解。

值得关注的另一个重要领域是,日本和盟国连接东亚国家与世界其它国家的海上交通线的防御。和平时期,这些远洋航线作为商业贸易路线而存在;在战时,它们会成为战略交通线。因此,从狭义上讲,保护海上交通线就是保护运输线应对直接攻击;在广义上说,它是间接保护海上贸易和渔业活动。

不久前,有日媒披露称,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苍龙”级潜艇曾跟踪前出第一岛链的中国海军舰队长达14天之久,而一直都未被发现。那么,它们会对中国海军和海上安全构成怎样的威胁,中国海军需要怎样反制,本文将提供给读者一家之见,仅供参考。

第三,作为东亚地区大国,日本必须确保维持适当的军事平衡,尤其是在东亚潜艇力量日益增长的情况下。为确保针对潜在敌人潜艇的海上控制,需要相当于或强于其敌手的潜艇部队。无论是人员和系统的质量和数量,还是在使用的方式上都要达到先进的水平。

为了有效地实施这些行动,日海自非常重视在中国东海中部实施isr任务,这是确保海上交通线安全的有效方式。冲绳海槽与琉球群岛以东海域对日海自来说基本上是有利的,因为这里接近日本本土,他们非常熟悉,可实施以反潜拦截为目标的空中/水面/水下联合行动,迫使中国海军放弃潜艇通过中国东海进入太平洋的行动。日海自估计,在这一地区需部署5艘潜艇,即可实施每周7天每天24小时的isr任务。

日海自高官认为,打击敌方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是重中之重。在和平时期应对这些潜在威胁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执行情报、监视与侦察以及保持战备。另一方面,摧毁发射基地,也是对应朝鲜迫在眉睫的弹道导弹攻击威胁的一个选项。即使保守和平宪法,当敌人的攻击意图已十分明确时,日本政府也可能会攻击敌人位于其本土的基地,因为没有其他适当的手段来避免遭受攻击。在这种情况下,从潜艇发射巡航导弹实施攻击是最合理的选择之一。由于日本潜艇的鱼雷发射管口径和美国潜艇相应的口径相当,在日本潜艇上加装“战斧”潜射巡航导弹的火控系统是可行的,这样日本就可以在不使用空中力量的情况下,将敌人的基地纳入攻击范围之内,而且这种力量是持续部署的。因此,潜艇对陆攻击能力和isr能力相比,是应对朝鲜导弹威胁更适当的方式。

在评估日本潜艇部队完成上述任务的能力之前,有必要了解它所处的作战环境的独特性。这些包括以下内容:

中国对日本海上交通线的威胁包括:使用潜艇封锁重要的海峡;直接攻击舰船以及攻势布雷。东亚地区有许多重要的海上交通线,通过中国东海和日本海通向太平洋、美国和加拿大的太平洋海岸。中国东海的海上交通线的海上贸易量约占世界总量的30%。该地区也有一些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海峡:对马、津轻、大隅以及宗谷海峡。东亚地区的主要航线都要通过这些关键性的海峡。由于这些海峡存在被封锁的危险,这些又被称为海上阻塞点。

地形是濒海潜艇作战一个关键的因素。在大陆架之上的浅水海域,潜艇要实施机动以避免被探测到会受到很大的限制。此外,浅水海域的底部会有多种声学反射,不管是潜艇,还是反潜部队,要探测对方都比较困难。日本周边海域典型的浅水海域包括中国东海和鄂霍次克海。另一方面,濒海海域也存在深海海沟或盆地。这些海域有利于潜艇活动,因为其地形便于潜艇机动。日本海、菲律宾海、冲绳海槽以及中国东海中的琉球群岛都有这样的海域。

□蒿旭/文

日本在潜艇作战上的战略和战术

为了探测和阻止敌对潜艇的行动,日海自还通过演训来锤炼和提高日本潜艇的作战能力。此外,日海自潜艇部队和反潜战部队应通过在可能发生交战的海域实施的演习来提高对海域环境的适应程度。同盟友和伙伴在有争议的区域实施多国训练演习也是有效的办法,例如搜索及营救演习就是亚太国家轮流举办的两年一次的演习。日海自通过作战模拟提高了潜艇部队的战备,通过演习还扩大了日本周边海域局部海上控制的存在。

潜艇作战环境的独特性

而对于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日海自的潜艇将主要充当狭窄水道或重要航线上隐蔽的“阻击手”,即拦截中国海军从基地驶向太平洋的战略潜艇,如果这些力量的一部分被摧毁,该战略将被大大削弱。另一方面,日本潜艇的责任是拦截试图通过中国东海驶向菲律宾海的潜艇,限制其活动范围。日海自可根据不同的作战环境组织三条巡逻航线:中国东海的中央部分(浅水)、琉球群岛以西的冲绳海槽(深水)以及琉球群岛的东侧(海峡出口)。

图注:日本自研的p-1反潜机,比起美国针对大洋环境的p-3c,p-1或许更适合日本周边的使用环境

责任编辑:崔誉馨

濒海海域

海峡